木刺青

wincest/spirk

存个档

酒吞x茨木
#白毛酒吞瞩目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茨木大人,”
茨木童子被拦住时正同往常一样,漫山遍野的寻找好友酒吞。循声看去,只见三尾狐立于树下,似乎已经等候他多时。

“何事?” 茨木已经寻觅酒吞多时,不愿在无关小事上浪费时间。
况且他向来少与山中女妖来往,如今美艳的黑发妖狐令他不免想起那个迷惑了酒吞童子的女鬼,心中不悦更甚。
三尾狐抚弄了一下发梢,似乎并没有被吓到。“我知道大人所寻为何,”她指尖向怀中一探,勾出一个小巧的木雕。“酒吞大人让我等候在此,说是待您得了此物,去城外一探便知何意。”
茨木拿过木雕,发现竟是个雕成酒壶模样的木坠,上面还刻着酒字,样子与酒吞童子不离身的葫芦不差分毫。
握紧木雕,茨木仿佛觉得有火苗从手掌一路燃到心头,烧的他恨不得马上见到对方,痛快打上一架。
“有劳了。” 他冲三尾狐拜拜手,头也不回的向城外奔去。
三尾狐望着茨木童子走远后哀叹一声,“真是麻烦的大人物们哟。”她晃了晃尾巴决定赶紧收拾家当,从此离大江山越远越好。

顺着木坠上酒吞童子留下的妖气,茨木没费多少力气就寻到了城外弃庙。“吾友!”茨木头上的独角因为翻滚的妖气而泛起血光。还未踏进大门,他就已感受到这里所藏的强大结界。

“酒吞吾友?”但他翻遍了屋子也没找到酒吞童子的踪迹,只有一只斟满酒的玉盏和一个模样奇怪的枕头。

茨木有些失望,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榻上等了又等。见总也等不到酒吞,茨木干脆一口喝干净了杯中美酒。

不肖不一会的功夫,他便觉得昏昏沉沉,有些提不起力气。“不愧是吾友,所寻之酒也必是佳品!”

茨木使劲摇摇脑袋,不见清醒多少,反而弄乱了一头白发。最后索性一头倒在枕上,沉沉睡去。


评论(2)
热度(36)

© 木刺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