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刺青

wincest/spirk

论不科学医治僵硬症 (上)

刚刚睡午觉梦到的,实在太萌了想记下来
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病症全是白日梦到的

酒茨,可能有一点点狗茨夹带,只有一丢丢



酒吞受伤了。

事情发生的完全毫无征兆,被人一瓶子抡在头上的酒吞还在诧异这破酒上头怎么这么疼?

直到谩骂声一点点挤进耳朵里,酒吞才慢悠悠的反过来自己居然被人开了瓢。他吊着眼睛瞅眼前的人影,看着他们从三个变成五个又变回三个,然后啐了一口,知道今天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按理说别说三个,就是一个打八个酒吞都没带怵的。然而酒吞喝了酒。

可喝了酒,他酒吞也是打遍大江山小中初高的扛把子,醉着吊打这些小混混也没虚过。

然而酒吞喝了假酒。

经常买醉的狸猫酒馆关门结婚生崽子去了,酒吞只好在随便摸进一家小酒馆。

卖的贵就算了,还想拉他嫖?

不嫖就卖假酒!

呸,什么玩意!垃圾酒馆毁我青春!

等酒吞意识到要完的时候,他自己已经眼冒金星的抱着街边垃圾桶开始哇哇狂吐了。好不容易吐完扶着电线杆蓄力下一波的时候,就冷不防被人从背后开了瓢。

酒吞躺在冷冰冰的地上,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金色星星,一会想着等明天拆了那家黑店,一会想自己大江山扛把子的故事,一会又想得亏自己没吐地上。最后想来想去想到了一双眼睛,眼前的金星都配合的变成那双眼睛,金色的眼睛。

茨木。酒吞最后想,好像光想着就能听见一声有一声的挚友在耳边开炸,然后终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茨木得到消息的后立马订了最近的机票,想要往回跑,被大天狗当场揪回来。

“你不想毕业了?” 大天狗扯走茨木的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点了几下,利索的和在线客服联系退票。

“挚友受伤了!” 茨木瞅着大天狗轻车熟路的输入自己的信息,脑门上汗越急越多,又不敢真下手抢电脑。“挚友受伤了!”

大天狗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到茨木脸上,看着他急的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样子就一股子火烧上了头。“他就被开了个瓢,又不是赶回去遗体告别。红叶绿叶的排着呢,你往上凑个什么劲。” 言必,看着茨木瞪大的双眼和泛红的眼角,又泄了气。

“你只差最后两门,现在走了明年又得再来。” 他叹了口气,在电脑上敲敲打打,重新买了两张机票。“你赶紧准备考试,另外一门论文我给你写,考完我们一起回去。”

茨木红着眼角点点头,他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撇去重修一年高昂的费用不说,就算现在去了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恐怕断水送饭的活现在都轮不上自己。他叹口气,渐渐冷静下来,挤到大天狗旁边坐下。“吾友一向冷静谨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

“想当年我和挚友以二敌十,在小树林外...”

“茨木。”

“诶?” 茨木看到大天狗咬牙切齿的微笑才反应过来自己吹酒吞的毛病又犯了。他赶紧从兜里出一袋糖拍在桌上,“代写之恩当涌泉相报!” 然后在大天狗嘲讽之前溜去复习去了。



等到茨木结束考试和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离酒吞被开瓢已经过去了三天。

茨木站在已经两年没踏足的土地上,站在大天狗身后听他和跟荒川打电话,一时间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可没等他感怀往事,就被一句话劈的一魂升天。

“茨木,” 大天狗举着电话,一脸悲痛严肃的看着茨木,“酒吞瘫痪了。”

“???!!!”





【梦到的梗真是太萌了哈哈哈哈哈,希望趁没忘之前能赶紧记下来。然而睡前看了个酒茨虐向,不想直接给吞哥吃到,干脆久别重逢吧

评论(8)
热度(43)

© 木刺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