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刺青

wincest/spirk

论不科学医治僵硬症(中)

脑内开车梗,记下来就变成小品了



茨木冲进病房的时候,酒吞正瞪着嘎吱嘎吱啃苹果的青行灯愣神,思考自己的一生。然后就只见茨木宛如一只脱了疆的野狗,飞扑向病床不说,还哐当一声跪在了地上。酒吞听着都替他疼的慌。

茨木?

酒吞一下被巨大的惊喜砸中,张了张嘴想叫他名字都没发得出来声音。

这画面落在茨木眼里简直像又往他心头戳了几刀。昔日顶天立地的挚友现在居然虚弱的连话的讲不出,一时间又悲又急,声音哽咽,险些逼出眼泪来。

“挚友!”

酒吞就看他可怜巴巴的扒在病床边上,头发乱糟糟的连身上的背包都没来得及卸下来,一股子风尘仆仆的味道。酒吞想问他回来干吗,又想问他为什么要走,最后在那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里败下阵来。

太犯规了。酒吞心想,这小王八蛋太犯规了。

他怎么能这样,就这么一心一意地望着自己,仿佛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酒吞更重要的人或事了。还不停的喊着什么狗屁挚友,就好像他们之前的那些争吵、决裂和分别全都没存在过一样。


一时间酒吞有太多话想说。只可惜现实没给他更多伤感的时间,因为下一秒他就看见了跟着荒川走进来大天狗,房间里的气氛瞬间从生离死别的告别会秒转到UFC 现场。

侵染八卦圈多年的本能促使一旁的青行灯掏出了手机。她趁酒吞还在和大天狗比赛瞪眼的时候赶紧占据有利地形点开录像,末了还不忘拉着妖刀和她一起啃苹果。事后青行灯据回忆,这么多年,只有茨木永远不会让她失望。有茨木的地方,就有江湖。

酒吞懒得理正在拍照的青行灯,也忘了和大天狗继续瞪眼,因为他感觉到一双手忽然牢牢地抓住了自己的手掌。是茨木。

“挚友,”

酒吞望向抓着自己的茨木。那张帅气的小脸上写满了坚毅,心头忽然涌上一股熟悉的恐惧。然后他开口得太晚,还是没拦得住。

“茨木,你...”

“我发誓就算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我也要治好你的瘫痪!”

酒吞目瞪口呆地看着茨木飞快的用手摸了下眼睛,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更加沙哑也更坚定,“就算治不好,也没有什么能撼动挚友你英勇的形象!”

“......”

酒吞听得顿时热泪盈眶,心头一热就想跳起来给他一个大耳光子。

我真他妈X你XX!

他头还晕着没法跳起来,只能照茨木后脑勺就是一个霹雳掌,病房里响彻他的怒吼:“谁他妈告诉你老子瘫痪了!老子死了老子都不会瘫!”





【赶紧趁忘了之前码完了却心梗。周六考试啥也没看躺两天了:)我也不想瘫我就想躺着 GG

评论(11)
热度(58)

© 木刺青 | Powered by LOFTER